您现在的位置: VOA >> VOA双语新闻 >> 美国见闻 >> 正文

美国人预期寿命连续两年下降 药物滥用惹祸

更新时间:2017/12/23 7:56:20 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佚名

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(CDC)20日公布报告显示,2016年美国人的预期寿命连续第二年下降,主要原因是由药物滥用引起的死亡率上升了21%。今年10月,美国总统川普(特朗普)针对此问题,宣布美国进入公共健康危机。

据《华盛顿邮报》报导,美国已有好久未出现过这种现象。上一次美国人预期寿命连续两年下降发生在1962和1963年,主要诱因是当年出现的大型流感疫情。之后在1993年,受艾滋病影响,美国人预期寿命下降,但只维持了一年的时间。

CDC下属的国家健康数据统计中心(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)分析主任安德逊(Bob Anderson)说:“我们应严肃看待这份新数据。世界其它发达国家并没有出现这种现象。人们的预期寿命在(普遍)增长。”

川普:药物滥用属道德问题
报导说,美国是世界上健康保险支出最高的国家,但更多事例显示,鸦片类用药过量的问题依然严重影响美国中青年的健康和寿命。

伦敦帝国学院(Imperial College London)公共卫生学教授Mijid Ezzaiti表示,预期寿命连续多年下降,更常见于非洲南部和东部的艾滋病流行地区,或叙利亚和阿富汗等战争爆发区。

“(鸦片类)药物过度服用的问题确实在很大程度上,危害了年轻人。”Ezzaiti说。

CDC数据显示,2016年美国人因鸦片类用药过量而导致的死亡人数超过42,000,比2015年增长28%。

2015年,美国人预期寿命在20多年来首次出现下降后,专家指出,导致美国人非自然死亡的主要原因除了心脏病、中风及糖尿病患者的死亡人数小幅增长外,更致命的来源是药物滥用、自杀和酗酒问题——专家统称为“绝望症” (diseases of despair)。

值得注意的是药物滥用不仅能导致服用者死亡,更严重的是还可能导致他人的无辜死亡。例如因过度服用或滥用药物导致神智不清,会带来严重车祸或其它意外事件,造成自己和他人的意外死亡。因此,川普和一些美国官员曾表示,药物滥用已经不仅是健康危机的问题,更是道德层面的问题。

男性药物危机更严重
CDC数据显示,2016年美国人的预期寿命由之前的78.7岁,下降至78.6岁。男性预期寿命由之前的76.3岁,下降至76.1岁。女性的预期寿命继续保持在81.1岁。

2016年美国人的三大死亡原因分别是意外伤害、阿尔茨海默症及自杀。其中,因药物滥用导致死亡者达到63,632人,比2015年的52,404人增长了逾1.1万。

当年,因服用芬太尼和其它鸦片类药物而致死的人数比前一年翻了一番。同时,因服用海洛因及鸦片类处方药过量而导致死亡的人数,继续高出前一年。

作为美国人死亡的第一大杀手心脏病,其导致的死亡人数在2016年连续第6年下降,但因药物滥用导致的死亡者人数继续上升。

因服用芬太尼和其它鸦片类药物而死亡的人数由2015年的9,580人,增长到2016年的19,413人。

因服用海洛因致死的人数在2016年增加了20%;因服用鸦片类止痛药(如氢可酮和羟考酮)而死亡的人数上升了14%。

斯坦福大学成瘾症研究者Keith Humphreys表示,官方数据可能更保守。她认为,因服用鸦片致死的人数可能比数据还要高20%,“去年服鸦片造成的死亡人数很可能达到5万,这种危害比艾滋病最严重时期还要厉害。”

1999年以来,美国各年龄段因药物死亡人数一直在增加,其中25岁到54岁之间的人,因药物导致死亡者人数最高。

2016年,所有因药物过量而致死的比例为10万人中有35例。在24岁以下,比例为10万人中有12例;在65岁或更高年龄段,比例为10万人中有24例。

在所有年龄段中,男性因药物滥用致死人数高于女性,为每10万人中有26例;女性为每10万人中有13例。

因药物过量导致的车祸和其它意外死亡数量在2016年,增长了9.7%。

美国人10大致命诱因
2016年美国人的10大死因分别是心脏病、癌症、药物滥用、阿尔茨海默氏症、慢性下呼吸道疾病,中风,糖尿病,流感、肺炎和肾病。

从全美范围看,2016年西维吉尼亚州药物致死的比例最高,达到每10万人中有52例。其次是新罕布什尔州和俄亥俄州,分别为每10万人中有39例。

罗德岛前国会议员肯尼迪(Patrick Kennedy)目前是美国总统川普设立的“对抗药物成瘾及鸦片危机委员会”成员。肯尼迪表示,“现在已经不是鸦片危机的问题,而是道德危机。”

川普今年在不同场合,多次提到美国长期存在鸦片药物危机的问题。今年10月,他宣布美国出现公共健康危机,主要指的也是鸦片类药物滥用的问题。肯尼迪表示,一旦总统宣布危机的出现,国会就可能讨论适当拨款的事项。他希望健康部门能在不久的未来,获得政府拨款,找到更有效方式,应对药物滥用的问题。

相关文章列表